朱一龙&蓝河老婆✨「全职主站叶蓝唐方」博爱且沉迷游戏的拖延癌|不黑任何角色|

【突然掉落的二百粉文】无名之遇 上

@傻啦吧唧的桓夏 大声亲吻这个姑娘!!
久,久等了!!

  蓝河回宿舍的时候在门口的角落看到了一团灰扑扑的东西。
  “同学,同学?这里是宿舍门口不是床,不能睡的!”蓝河弯腰拍了拍灰扑扑的家伙,反而还被抱了一腿。
  哇……助人为乐这么麻烦的吗?蓝河心里吐槽着,想想雷锋叔叔想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好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老子是个没啥吸引力的Beta应该也不会有人想不开突袭自己……吧?扛着人进门,看了一眼角落里训练用的竹剑稍微安心了些。
  宿舍值钱的不多,资料什么的也在某次失窃后特地买一个保险柜装着了,现金银行卡……好像没有现金,卡全在保险柜里了,现在出去都是手机支付谁还带现金!有危险性的信息在脑子里被一条一条排除,最后安下心,把抱着自己大腿不放手的人拖进卫生间,用帕子沾水擦干净了那坨灰扑扑的脸。
  还挺好看的。蓝河砸吧嘴,看着那个始终一言不发的家伙突然有些顺眼了,弯下腰来和蔼可亲地问道:“嗨,这位同学,能不能先放开我的大腿然后说说你是谁呀?”
  “不要。”拒绝得十分果断,蓝河的笑容有些僵硬,但还是坚持把人先提溜起来。强硬地掰开对方的手臂后将他推在墙上强迫他站好,虽然蓝河矮了几公分,但是还是非常有气势地阻止了对方想再次蹲下抱着自己大腿的企图。蓝河换上一副凶狠的表情,恶狠狠地开口问他:“你是谁!哪个院的!哪个性别的!来B院做什么!”
  “不知道啊,我给忘了!”没想到刚才还不说话跟个弟弟似的人突然就开口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虽然不是这么用的,但是也够“惊”人了。看着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蓝河气笑了,刚想说点什么赶他出去,对面的人就突然情绪低落地垂下了肩膀。
  叶修是真的忘了。
  他被面前的人拍醒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情况,身周陌生的场景让他下意识警惕起来。面前温润的男生身上散发着无害的气息,叶修还未清醒的头脑没法阻止身体下意识的行为,于是他抱了面前的青年一大腿。直到被吼了一脸后意识才渐渐清醒。
  ……什么情况,居然被阴了一手。叶修斟酌了一下周围情况,发现这地方似乎是在Alpha军事学院附近一个专攻文化似乎还挺牛逼的出名混性别学院。
  叫什么来着,忘了,不过这人似乎没啥攻击力。叶修继一句不要后打破了默不作声的决定,打算从装失忆入手。
  虽然挺狗血的,但是应该比较好用吧?骗骗他们应该足够了。叶修搜刮了一下脑内的知识库,看蓝河脸色不太好,决定从示弱入手。
  蓝河看着面前的人突然一副失落的样子吓了一跳,本来赶人出去的想法也减弱了些。叶修装着一副白莲花般娇娇弱弱(?)的模样偷偷看了一眼蓝河,见似乎动摇了一些,心里大呼一声有效,便猛地上前抱住了他。
  蓝河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二十多年战战兢兢谈恋爱只停留在牵牵小手的地步,但是突然被别人抱了满怀还是有些小激动。他挣扎着从激动中回复回来,就听耳边低沉又带着委屈的声音响起。
  “我真的忘了……我只记得我叫叶修,其他都不记得了,学长可以收留我吗?”蓝河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刺激,向来和Omega谈朋友的他兀地就沦陷在了被抱满怀的幸福错觉里。当清醒过来后发觉自己竟然已经在学校小公寓的厨房里给人下面。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蓝河举刀切葱花的手停在半空中,转过头看到本性毕露名为“叶修”的男人正没骨头似的靠在以及买来的沙发上,一副虚脱了的表情哀哀怨怨朝着蓝河瞟来。
  ……真是送进来个大爷。蓝河心想,无奈地落下刀。
  自此之后蓝河的宿舍迎来了一个“早上被捆着勒醒/冻醒/闷醒/热醒”的日常。因为沙发太小,又没有多余的可以让人打地铺的铺盖,就勉勉强强让叶修上床和他一起睡。而且自此之后叶修本性逐渐豪龙破军般显露了出来。
  “啊我后悔拣来个大爷了!!!”蓝河趁着叶修哼着歌去放水的间歇在厨房低声哀嚎。
  叶修觉得自己从没过过如此舒心的日子。虽然每天还是会趁着蓝河上课的时候出门打探消息重聚势力,但是回来偶尔逗逗这个临时房东的日子还是很有意思的。嗯,抱起来手感也不错,有弹性。叶修下意识握了握手,啧了一声。
  不过……虽然迟早都要走的,给他留点东西吧,好歹当交个房租了。
  当蓝河在越来越忙的助教工作中发觉不对时,以及带的班已经混进了好些捣乱的陌生面孔。
  蓝河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下课铃就响了。被闹了一节课的老实学生忙不迭逃出教室,只剩下那些陌生面孔和整集教案的自己。
  那些陌生面孔围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Alpha,长得挺清俊,就是有些说不出的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还没等蓝河开口,那个Alpha开口了:“叶秋在哪里?”
  “什么叶秋?你们是谁?”蓝河瞬间进入了紧绷状态。教室门有人守着,身边有人围着,他不得不暂时放下强突的想法。虽然他大学期间是在军事学院读的古武术,但是自从考上这个科研学院后就疏于练习,想要突出怕是不太可能了。
  “别想着冲出去了,老实说吧,叶秋在哪里!”那个清俊男子旁边站着个染了个橙红色张扬碎发的男子,此时不耐烦地开口了。清俊男子朝着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口型后再次开口:“许助教,当年L院出名的五大高手中代号‘蓝桥春雪’的古武剑客是你不错吧?”
  蓝河愣了愣,没想到自己从L院毕业后还有人去查自己少得可怜的资料。虽然L院信誓旦旦地表明他们一定不会透露每届的“五大高手”真实身份,但是……只要有心人愿意查还是能查得出来的。
  “你想表达什么?我没听过叶秋这个名字。”蓝河微微往后挪动一步站位,中指指根隐隐有纹路显现,仿佛下一秒就要暴起攻击一般。
  “不要紧张,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要你说出叶秋的方位,我们也不会为难你,还会满足你想要进A院进修大师的愿望。”
  反派的常用诱哄手段。蓝河心里突然出现了剧烈的挣扎,能上A院……心里一边挣扎着既然他们笃定我知道的话我要不要编一个假的先骗走他们,一边坚决大喊不行不行要是被发现了小命就没了!
  ……算了,我是真不知道。蓝河松了口气,我不两字刚出口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为难一个老学究似的研究院的学生,刘皓你越学越回去了啊。”叶修懒懒散散的声音在人墙后响起,蓝河惊了一惊,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没等抓住好好想想就被人墙突然散开如临大敌的模样吓到了。正好,让开的人墙将靠在门框上,手中握着一把从未见过的银伞对地上趴着痛苦呻吟的人指指戳戳的叶修露了出来。
  本来看上去似乎是个跑腿的角色的橙发男生突然闪至叶修面前,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漆黑的矛。
  男生身上的气场在那一瞬间爆发开,狂野的战气和身上Alpha的信息素混杂着席卷整个教室,蓝河有些受不住地皱了皱眉,还是将右手隐隐约约闪着的戒纹显了形,一柄湖蓝色的半透明长剑出现在手中为他抵挡了部分压力。
  叶修与突然暴起伤人的橙发男生很快就你来我往地战了起来,原本围着的一圈人也在周旋着企图插上一脚。而蓝河则仿佛面壁一样盯着面前的长剑仿佛没醒来一样,呆呆愣愣地满脑子弹幕刷着“我去你妈那是叶秋别唬我了我靠别吧老子初恋居然是这么个人不对卧槽那真的踏马是叶秋??????”
  “你在想什么?还不快走?”被一群人围攻自然泰然自若的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蓝河身边,抖开银伞叮叮叮几声荡开几枚子弹,没灯他回答就径自伸手扯了他胳膊几个纵跃从窗口跳了出去。
  蓝河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颤抖地箍着叶修的腰不放,脸色煞白气游若丝。
  ……想他L院五大高手之一,不怕老鼠蟑螂和异形,唯独就怕个高。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三根黑色的须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