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蓝河老婆✨「全职主站叶蓝唐方」博爱且沉迷游戏的拖延癌|不黑任何角色|

我的徒弟中二病晚期我该怎么拯救他,在线等,挺急的(11)

我的徒弟中二病晚期我该怎么拯救他,在线等,挺急的(11)

我不虐我不虐我不虐!父母也不能阻挡我发糖的道路!

欢迎捉虫!原创人物x蓝河OOC预警。

【迈向升职加薪的康庄大道:1 2 3 4 5 6 7 8 9 10


  蓝河靠在闭合的电梯铁门上有些喘不上气,心里被一堆情绪堵得难受。没什么好想的,只是碰巧,碰巧。啪啪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按了键走出电梯,就看到明显还没走远的叶修的背影。

  ……什么?蓝河吓懵了,猛地回头一看居然还在一楼,惊慌失措地又窜进了电梯里。……妈个鸡忘记按楼层了。蓝河脸上一个大写的怂,缩着肩膀摁下了12。

  还,还好他没看见。长出了一口气,在一个人的电梯舱里磨了磨鞋底,很快就到了12楼,举着个号码牌绕了一圈也找到了1221,刷卡进门,东西一丢就看到墙上挂着的钟时针摇摇晃晃地走向了10,不禁哀嚎一声不好,就火急火燎地关了门下了宾馆,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顺便向热情的司机表达了一下自己急迫的心情。热情的司机表示No problem,一路火花带闪电像玩QQ飞车一样咻——地就到了比赛场地。

  蓝河脸色苍白表情凌乱地交了钱,恍恍惚惚地走向了休息室。

  蓝雨的成员当然还没到,蓝河也不会这么没经验地往休息室跑。从后勤部的大本营里揪出了脚步虚浮的梁易春,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打醒了。

  “我要做什么?”毫无下狠手的自觉,看着嘶嘶地一脸痛苦倒吸凉气的梁易春,蓝河也没有什么愧疚的感觉——大概是被揍久了揍回去就没有愧疚感了——还带着微笑说风凉话:“哎我下手没这么重吧?有这么严重吗?嗯你快说我要负责哪里。”

  梁易春偷偷在心里记了一笔,举起鸡毛掸子就丢过去:“去和柳城扫灰去!”

  蓝河微笑的脸瞬间拉了下来:“为什么是和他?而且没什么灰要扫的吧?”

  “因为你最后到。”梁易春扭了扭脖子,“休息室的灰不少。”

  攥着手中毛茸茸的鸡毛掸子有些不爽,实在是不想和那人待在一起还不能逆着人脾气,万一人一个不小心跟自家老爹告个状说了什么自己的位子大概就不保了。

  柳城就是蓝雨经理的亲儿子,柳经理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护短这是蓝雨俱乐部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蓝河满脸不情愿地推开门,进了休息室后打开窗,亮堂的光线穿过被他的动作惊起的扬尘。

  今日无风,天气正好。

  “早上好啊,蓝大高手。”身后突兀地传来了不知谁打招呼的声音,蓝河被休息室没人+天气正好带起的好心情瞬间大打折扣。

  “早上好。”蓝河转身干巴巴地回了一句就进了厕所,经过了一个夏休的堆积,灰尘虽然不能算多但也不少了,更何况厕所里的工具一应俱全,他也没抱着大少爷会帮自己一起打扫的想法。突然他想起了在走廊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同事们,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好像是个闲活。

  “要帮忙吗大高手?”柳城笑眯眯地走进来,抱着胳膊倚在厕所门框上看着镜子里的蓝河。

  柳城不但不丑,还有点小帅,声音也是男神级别的,但是富二代的身份加着之前在公会里的所作所为令蓝河实在是生不起什么好感,随手就把旁边的拖把丢了过去。

  “喏,那边的地板。”蓝河努努嘴,也抽了快抹布蘸水开始擦着墙壁和桌椅,开启了“我就是不听你说话”的开关,任凭对方怎么找话题就是平淡的嗯啊哦做回应,全然一副把他当空气的模样。

  像这种表面微笑做足了表面功夫内心却不知道有多少小九九的人,是蓝河最难应付的一类人。

  蓝河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是大个的妈妈两字。

  有种不好的预感啊。蓝河右眼皮跳了一跳,把抹布放桌上接起了电话。

  “喂妈……”

  “博远啊妈跟你说,妈怂恿了你爹买了蓝雨比赛的门票,现在已经到了S市你在哪个宾馆啊伙食好不好我晚上带着你爹去蹭个饭咯?我跟你说啊蓝雨比完了后一天附近有一个展子,我有个摊位你来不来,快!一个字!”

  “……妈,你等一下,信息量有点大。”

  蓝河的妈,是个十足的同人女,最擅长的事就是卖儿子。

……

  “叶修,我明天要去个地方,要不要跟着一起来看看?”苏沐橙在出发前神秘兮兮地拉着叶修挤了挤眼。

  “去哪?”

  “面,基!”

T.B.C.

可以和第九回的表情一起食用!

会考终于考完了!不用读物化生了!开心极了!!

………………我相信我一定不会轻易地挂科。


评论 ( 17 )
热度 ( 54 )

© 三根黑色的须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