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蓝河老婆✨「全职主站叶蓝唐方」博爱且沉迷游戏的拖延癌|不黑任何角色|

我的徒弟中二病晚期我该怎么拯救他,在线等,挺急的(15)

我的徒弟中二病晚期我该怎么拯救他,在线等,挺急的(15)

【窗了很久的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蓝桥春雪]:那你有本事奶死我啊??
  隔了一会儿。
  [本魔王要毁灭世界]:你说的?
  [蓝桥春雪]:???
  [系统]:您的好友已下线。
  蓝河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心虚了一下觉得应该玩得差不多了,包里还躺着用他3000金自己垫上点儿钱给自家徒弟配好的一套装备检讨自己做什么要跟他开玩笑,没等反应过来听到叮咚一声。
  [系统]:君莫笑 请求加您为好友。接受/拒绝
  [君莫笑]:我来奶死你了,师父。
  卧槽!
  蓝河唰的一下方了,噌地站起身像是要把电脑屏幕盯穿一样看着君莫笑三个字,然后转头看了看房间门。
  我门锁好没……不是,我现在是该出门真人PK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一个你认错了然后下线?不对啊为什么我要心虚,用金币买装备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救命,养大的徒弟掉马发现是大神的小号还干坏事被大神抓了个现行怎么办,急,在线等。
  [蓝桥春雪]:……叶神?
  [君莫笑]:想开门确认一下吗?
  本来还抱着“说不定是俱乐部的代登刚刚那句只是不小心发错了”的天真的想法啪地碎在地上,蓝河左右为难了五分钟决定还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不了被虐一回心灰意冷地垂着脑袋打开了门。因为门是往里拉的,所以蓝河垂着头一开门就看到门边一双脚。
  然后哐地又关上了门。
  我靠,我靠!真的来抓人了!蓝河三两步跑回电脑前爆出平生最快的手速,最后像是要戳断键盘似的用力而响亮地敲下了回车键。
  门口的叶修当然听见了里面房连成一片的啪啪声,摸了摸鼻子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房间怎么隔音这么差”的想法,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愣了一下,弯了弯嘴角。
  [蓝桥春雪]:叶神对不起!!!我就是拿了你号看了一眼装备打算给找好一点的装备配上不是想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求原谅求放过!!
  [蓝桥春雪]:呸什么不可告人……不是,就是我就是去搜罗了些好点的装备想看…反应开个玩笑……要不我3000J带装备一起给你?
  [君莫笑]:这样啊。
  [君莫笑]:这么麻烦做什么,你开开门就好了。
  ……就是不想开门才这么说的啊!
  蓝河再次垂头丧气心灰意冷一副我坦白请从轻发落的表情开了个门缝悄悄往外看了一眼。
  脚还在,还有一串笔电的充电线。
  “有这么虚?我又没说要怎么你。”叶修看他那模样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把手指卡在门缝里,“干嘛一副小姑娘家被非礼的样子啊,你的DPS不喜欢奶?”
  蓝河张了张口抬头看到卡在门缝里的手指,指甲修建得正好,指尖圆润骨节分明,手指之上是一双被发丝掩了一些带着笑意的眼睛,明亮深邃,似乎永远带着骄傲和自信的眼睛。
  那是叶修啊,斯特哥尔摩综合症的对象,喜欢的人。
  叶修看着蓝河盯着自己一愣一愣地出神,也没开口说话,由着这莫名其妙升起的暧昧的气氛围绕升腾,慢慢发酵。
  就是抱着笔记本电脑的手有点酸。
  “卧室只有一个,你要打地铺呢还是我打地铺还是一起睡?”叶修瞥了一眼笔记本的时间,发觉这么看得也挺久了,转了转脖子抛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蓝河猛然回过神,愣了两秒才发觉自己刚刚居然盯着人看了这么久,来不及面热就被抛来了个重磅炸弹。
  “沙……沙发呢?”蓝河打开门看了一眼客厅沙发。单人布艺沙发和原木系长沙发让蓝河噤了声。
  “哦对了,这个房间似乎只有一套床垫和被单,枕头倒是有两个,不过已经在上面了。”
  什么鬼,连地铺也不让打吗?
  蓝河鬼鬼祟祟地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摆在桌上的晚餐,和摆在床上的床伴。
  个鬼。
 不对啊,蓝河啃着玉米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贴吧上的818小号掉马被抓现行不是这个套路啊?



T.B.C.

==========================================================
文力ZERO,有生之年能写完吗?阿门。

感觉越写越差,是因为每次写都隔了很久的原因吗?

蜜汁OOC,躺平。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三根黑色的须须 | Powered by LOFTER